足迹
上司总是撩我撩我
登录
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十章(第1页)

宿维安看了眼,正在发球的是他的邻居。

“安安,”邓文瑞把水放到一边,“我明天要去一趟外地,半个月后才能回来,你好好工作,如果有什么事就给我打电话。”

说完,他补了句,“生活、工作方面的事都行。”

宿维安点头:“好。”

“尤其是……工作上要是遇到什么困难,马上找我。”邓文瑞强调道。

“好,”宿维安说,“我和同事们相处得挺好的,您不用担心。”

邓文瑞看他一眼,有些欲言又止,半晌又收回了话,转脸问:“吃晚饭?”

“不吃,”谭叙站起身,“再打一会回家,今天家里有聚餐。”

“我不打了,累。”邓文瑞摆手。

“没打算叫你,”谭叙丢下句,“颐养天年吧。”

原以为男人要继续打排球,谁知道他直接走到了另一头的篮球场,接过里头人丢来的球,利落地起跳投篮。

离得太远,宿维安看不清球进没进,但谭叙这动作够帅,可以给高分。

他抱着文件,正犹豫着要不要开口离开,就听见邓文瑞问他:“安安,喜欢什么运动?”

宿维安摇摇头,他不怎么运动。

“那不行,运动才健康,”邓文瑞坐到椅子上,拍拍身边示意他坐下来,“等这个项目结束了,舅给你办**身卡,多去练练,得再壮一点才招女孩子喜欢。”

宿维安想,可是他不需要招女孩子喜欢。

“好,我有时间就过来。”他坐过去,语气乖巧,一点都听不出是在应付。

邓文瑞问:“最近还有钱花吗?”

邓文瑞其实已经回国快两年了,但之前和宿维安的见面次数并不多。

他当然想多和外甥亲近亲近,可他约了大半年才好不容易把人约出来一回,并且聊不到多久就散了。

开始他想,小孩子嘛,突然没了父母,难免有些走不出来,后来他才明白事情的严重性。

他一直以为宿维安还有他爷爷奶奶照顾着,回国后才发现,两老人早在他姐夫离世后的第二年紧跟着走了。

两家人突然就只剩下他和他外甥。

宿维安孑然一身,一个人过了五年。

要不是某次吃饭时宿维安说漏了嘴,他这个做舅舅的不知多久才能知道。

他心疼外甥的理由很多,这就是其中一个,为了开拓安安的交流能力,他强硬让安安出门找工作——虽然不是什么好主意,但总不能任他把自己关一辈子。

好在安安本身就听话,没考虑几天就答应下来了。

“有,您放心。”宿维安的回答一如既往。

但邓文瑞可不会再听了,他打开前段时间加上的微信,啪啪给外甥转了几万块。

宿维安被吓着了:“舅舅,我有钱!”